从理论到实践:欧盟发展路线图
———《第三次工业革命》选登之四
2012-06-08          来源:经济参考报

  ●“第三次工业革命”已成欧盟各国首脑的政治高频词

  ●新能源替代旧能源遭遇基础设施缺乏和利益集团抵制的障碍

  ●教育的基本框架原则与教育理念需要重新修订才能适应第三次工业革命的需要

  过去16年,我在沃顿商学院担任资深讲师,所讲内容涉及科学、技术、经济以及社会的新趋势。在高级管理课程中我开始介绍第三次工业革命。为期5周的高级管理课程让来自世界各地的首席执行官和企业主管人员意识到了他们在21世纪即将面临的新问题和挑战。“第三次工业革命”这个概念很快传播到了各个管理层,也成了欧盟各国首脑口中的政治高频词。从2000年起,欧盟开始积极推行大幅减少碳足迹的政策,以加速向可持续发展经济时代的转变。欧洲各国制定了目标和基准,重新部署了研发的重点,并且为了适应新型的经济发展出台了法规条例,公布了新标准。与欧洲各国相反,美国人正沉迷于追捧硅谷最新研发出来的电子产品和热门应用程序;很少人关心石油峰值的预测,对于气候变化将导致恶果的警告以及显示我们的经济并不健康的众多迹象也置之不理。虽然在自己的国家,我却感觉自己像个局外人。因此,我一路往东去了欧洲。过去10年里,我有五分之二的时间都在欧盟国家度过,有时也穿梭于大西洋两岸,和政府、企业以及民间社会团体一道推进第三次工业革命。

  2006年,我开始与欧洲议会的高级官员共同起草第三次工业革命的经济发展计划。2007年5月,欧洲议会发布了一份正式书面声明,宣布把第三次工业革命作为长远的经济规划以及欧盟发展的路线图。目前,欧洲委员会的诸多机构及其成员国正在执行第三次工业革命路线图。

  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引领者

  2008年夏天,随着房地产市场的下跌,能源价格达到了最高值,金融市场处于敏感期,对于我来说这可能是一个合适的时间,可以以此为契机把很多萧条的公司(这些公司涉及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五大支柱中的一个或者多个)联合起来,面对面地讨论我们是否有可能组合成一个集团来对第三次工业革命进行展望并制订一个针对欧洲、美国和世界的计划。10月24日,80位来自世界一流企业的首席执行官和高级管理人员参在华盛顿参加了此次会议,涉及可再生能源、建筑、房地产、信息技术、电力和公共事业、交通运输以及物流业。经济危机为推进第三次工业革命提供了机会。

  1.罗马的生物圈规划

  当罗马市长乔瓦尼·阿莱马诺邀请我们制订一个40年期的总体计划以将西方文明中第一个伟大的城市转变成体现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城市时,我们毫不犹豫地抓住了这次机遇。

  我们计划将把罗马地区改造成一个综合的社会空间、经济空间和政治空间,将其嵌入到一个资源共享的生物圈之中。罗马生物圈是由三个同心圆组成的。内圈包括具有历史意义的核心区和居民区。市中心有许多开放的工业区和商业圈。工业区和商业圈之外,土地变得更加开放,形成农村地区,围绕着大都市。这种生物圈模型注重不同区域之间的连接性,将周围的农业地区同商业区以及历史核心区和住宅区恰到好处地连接起来,当地居民可以利用可再生能源发电,然后通过便捷的电网输送到各个地区。市中心将进行整修,以保证空间的开放性和道路的畅通无阻,从而使行人重新享受街道的便利和历史建筑的韵味。并且将分阶段改善公共交通,修建自行车道和步行街以推动这种转变。

  内圈:罗马政府关心的首要问题是如何在古老的城市心脏地带提高市内人口密度和维持人们的社区归属感。由于缺乏现代房屋,交通拥堵以及空气污染严重,目前的趋势是市中心的人口不断减少,郊区村落的人口日益膨胀。虽然罗马市中心的居民住房短缺,但是办公用房却很多。因此,我们的城市建设规划小组建议罗马效仿纽约和芝加哥,利用符合古罗马建筑特色的建筑技术,将市中心废弃不用的办公用房改建为住宅区。这个计划要求保留具有特色的历史建筑,同时将这些历史建筑的内部空间改造成为公共空间,就像古代罗马的别墅一样。罗马城的绿化计划还包括在历史核心区修建数千个小型花园。

  工业区和商业圈:修葺一新的居住区为主的市中心周围是绿化良好的工商业区,这是罗马经济的核心区。根据计划,工商业区将转变为一个巨大的实验室,用以研发新的技术,将罗马变成一个低碳经济示范区。整个工商业区内遍布着代表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企业,包括一些科技工业园区、新建的大学、高科技创新型企业等。工商业区将被设计成有着大片绿色空间的工作区域,该区的建筑是无碳大楼和工厂,它们使用的能源都是当地生产的可再生能源,而且集中供暖、集中供电,其他能源也是通过一体化的设备集中提供。

  绿色外圈(农村地区):根据罗马总体规划的要求,未充分利用的和被遗弃在罗马外围的农村土地将会重新开发,开发方式就是引进数百个种植当地水果、蔬菜和谷物的有机农场。农业地区将采用生态耕作方式,生动地体现出源自意大利的“慢餐运动”所提倡的理念。此外,还将建立多个农业研究中心、动物保护区、野生动物康复诊所、植物种子保护机构和树木园以恢复罗马生物圈的活力。罗马的绿色外圈也为实施大型可再生能源项目提供了极大的机遇,这些项目包括风能、太阳能和生物质能等项目。可再生能源园区将会遍布整个农业地带,恰到好处地融入整个环境之中。

  所有这些创新的设计都是为了恢复罗马生物圈,将罗马地区改造成为一个自给自足的、可持续发展的生态系统,为罗马居民提供大部分基本的能源、粮食和纤维等。

  2.摩纳哥的绿色发电计划

  我们问的第一个问题是,摩纳哥的能源来自哪里?该国17%的电能来自海洋发电,供热制冷所需能源的25%来自燃烧废物发电。绝大多数用电来自法国,而法国主要依赖核能发电。

  摩纳哥的建筑挤压在如此狭小的地块上,根本没有多余空间可以建设大规模的能源园区。但摩纳哥拥有6公里长的海岸线,可以利用潮汐和海上风力发电,而且该国光照率较强,所以可以利用太阳能电池板或光伏电池板发电。

  摩纳哥24%的面积都覆盖着屋顶,这些屋顶中有一半都适合安装太阳能电池板(面朝南方而且不被遮挡的屋顶即可)。利用建筑物的正面作为聚光点,可以将太阳能发电量增加一倍。

  摩纳哥面临的最大问题是如何在不破坏传统建筑的同时,在建筑物上开发利用充足的阳光辐射。摩纳哥公国政府的态度十分明确,他们不想改变原有建筑的外观和风格,包括建筑的色彩和格局。

  通常情况下,多数太阳能光伏电池板是深蓝色的,安装在十分难看的脚手架上。如果摩纳哥的建筑上面都装上这种光伏电池板的话,其后果将不堪设想。

  庆幸的是,很多企业正在将小型的太阳能光伏发电板直接安装在玻璃瓦、建筑物遮篷、玻璃、百叶窗甚至窗帘上,用各种方式加以隐蔽。

  风能发电科技也可以安装在建筑物上。最近人们研发出了纵轴风力发电机。这种发电机无须转动,可以在人口稠密的市区利用更多的气流。我们可以把这种发电机安装在摩纳哥现有建筑的屋顶上,以增加该国可再生能源的发电能力。

  绿色屋顶和绿色墙体正日益流行起来。在现有建筑上栽培植物可以减少雨水流失,增加热调节(在夏天,这些植物可以降低城市“热岛效应”,在冬天则可以蓄热),并且增加市区生物多样性。太阳能、风能和绿色屋顶,所有这些计划都能帮助摩纳哥重新融入当地生物圈,并且提高公民的环保意识。

  第三次工业革命的行进障碍

  1.可再生能源与传统能源在同等水平竞争的基础设施缺乏

  欧盟希望到2020年,绿色能源可以生产出三分之一的电力。这就意味着电网必须经过数字化以及智能化处理,从而能够储存足够的间歇式可再生能源,以满足成千上万的地方能源生产商的用电需求据行业观察家预计,从2010年到2030年,美国需要花费大约1.5万亿美元才能将目前的电网改造成智能电网。一份欧盟委员会的解密文件显示,在2010年至2020年间,欧盟需要花费1万亿欧元用于更新电网系统,才能使其与可再生能源流相适应。

  这份解密文件同时显示,目前欧盟依然缺乏使可再生能源与传统能源在同等水平竞争的基础设施。

  2.缺乏行业先驱,推广难度大

  欧盟把自己定位为世界上最可持续发展的经济体,但在完成气候变化指标的同时实现经济增长的矛盾一直使欧盟委员会及其成员国面临持续的压力。而且,在第三次工业革命这个领域没有行业先驱。

  他们对是不是先驱不感兴趣,他们都急于发起一场经济革命,但在现实中却都遇到了难题,甚至是绝望———他们突破性的技术和产品可能在几十年中乃至永远无人问津。

  3.筒仓思维导致先行项目孤立

  欧洲委员会建立了一些部门和机构来鼓励发挥筒仓的积极效应,即项目与工程自主、独立,与其他部门和机构的工作完全隔离。这个现象并非布鲁塞尔独有。事实上,这在世界各国的政府都很常见。由于筒仓思维没能在各部门和机构间发挥其积极性,政府降低了寻找协同优势和制订整体计划提高社会总体福利的预期。筒仓思维不可避免地导致先行项目的孤立。

  4.旧能源游说力量强大

  在美国,大型能源公司拥有华盛顿最强大的游说力量,目前登记在案的有600人之多,他们的影响是如此强大,以至于可以指导国家能源政策的“选择”。据一项调查显示,代表油气公司利益的说客中有四分之三曾经是国会相关行业监管委员会的成员,或曾经在负责行业管理的联邦政府机构中工作过。而离职之后,也会在公司中得到说客的位置,收入颇丰。

  与旧能源强大的游说力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可再生能源与组成第三次工业革命基础设施的五大支柱尚未联合起来。原因之一在于很多关键产业长期以来一直附属于第二次工业革命的结构,现在正身处两种能源机制、经济时代和不同的商业模式之间。他们深知石油时代即将终结,但目前又必须依赖它。代表汽车业、建筑业、能源电力业、IT业和交通部门利益的同一批说客同时为相抵触的第二次工业革命和第三次工业革命相关的立法创制和管理条例进行游说已经见怪不怪了。

  教育要面向第三次工业革命

  现在,当今世界正在实现由集中型第二次工业革命向扁平式第三次工业革命的转变。因此,现有的教育体系也需要进一步修正。对支配教育和教学法的基本框架原则进行修订绝非轻而易举。世界各地的教师也只是刚刚开始对固有的教育理念进行修订,使其与新生的一代年轻人相适应,这些年轻人需要学习的是如何在一个内嵌于生物圈世界之中的分散、合作式的经济模式中生存。

  1 .为21世纪第三次工业革命培养劳动力

  高中和大学都需要开始培养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劳动力,课程安排也需要把重点转移到前沿信息、纳米技术、生物科技、地球科学、生态学、系统理论以及各种职业技能,包括制造和销售可再生能源技术,将建筑转化成小型的发电厂,安装氢气和其他存储技术,搭建智能公共事业网,制造使用氢燃料电池的交通工具,建立绿色物流网络等。

  我们的全球团队认识到,要想让学生在可持续发展的第三次工业革命中生存和获得工作,就必须让他们具备专业技能、技术和职业技能,为此我们和大学以及学校系统合作,把它们转化成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学习环境。

  举个例子,我们在罗马的总体计划就是和罗马大学建筑学院院长利维奥·德圣托利合作,与他的团队一起将校园里的建筑改造成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基础设施。我们引入了可再生能源、氢存储技术和智能电力网络。我们的目标是将大学与其他大学、中小学连接起来,形成覆盖整个罗马的第三次工业革命网络。在接下来的几年,这个具有先驱意义的网络将会把商业和住宅能源企业连接起来,到那时,整个网络将成为一个完全可运作的基础设施。洛杉矶也启动了类似的方案,那里的社区大学系统通过第三次工业革命基础设施连接了起来。

  2.培养生物圈保护意识

  专业技能和技术对于向第三次工业革命过渡至关重要,但如果过分强调技术和技能,而不改变学生的观念,这样培养出来的劳动力就会用前两次工业革命的实用主义心态去开展经济活动,这就本末倒置了。我们的教育不仅仅是培养高效劳动者的职业工具,而且要使他们重获“亲自然情结”,有意识也有能力去保护和管理我们的生物圈。

  科学家发现,人类生来就是具有同情心的,我们的本性并不像很多启蒙运动家所说的那样缺乏理性、冷淡、贪婪、好斗而且自恋。相反,人类富有爱心、热爱交际、合作性强而且相互依赖。随着历史的变迁,同理心也发生了变化。狩猎社会人们只同情部落里有血缘关系的人;灌溉农业时代,人们也同情那些与自己宗教信仰一致的人;工业时代,同理心的范围延伸到与自己思维相似、国籍相同的人身上。

  如今,能源通信系统再次更新换代,这必将会导致更加明确的分工,这样又会促进个性化发展,加强自我意识。人类不断加强的自我意识会使我们的同理心不断增强。因为我们的个性越来越强,我们认识到我们的生命是独特的和脆弱的。这种“唯一一次生命”的存在感让我们能够体会别人独一无二的人生旅程,让我们能够对别人表示支持。从第三次工业革命开始,同理心开始跨越国界,延伸到生物圈的界限。我们认识到生物圈是不可分割的社区,我们应该同情其他同胞,并把其他生物当做我们的亲人一样对待,这也就是所谓的生物圈保护意识。

  因此,在一个全新的第三次工业革命时代,教育的基本任务就是让学生意识到自己是同一个生物圈的一部分,以此来思考并身体力行。这将是我们面临的时代考验,并将决定我们是否能创造一种与地球新的可持续发展的关系来及时减缓气候变化,防止人类灭绝。

  3.转变教育和学习方法:同理心体验+分散式合作

  当人们在一起讨论的时候,把他们的经历结合起来得到的结果要比一个人思考的结果更理想,这就是分散式教育的出发点。

  传统主导的教学方式从上而下,目的是为了培养具有竞争性而且独立自主的个体。而分散式合作教育,目的是让学生意识到知识的社会属性。新的观点认为知识不再是客观独立的,而是我们对共享经历的解释。寻找真相就是懂得万事万物是如何联系起来的,通过与他们深入互动,我们才能发现这些关系。扁平式学习鼓励学生设身处地为别人着想,体会他人的感情和思想,通过这样来增强学生的同理心。我们的经历和相互关系越多元化,同理心就越能发挥作用,我们就越容易理解现实,越容易理解我们每个人是如何融入整个大背景的。

  把教育转变成同理心体验和分散式合作的学习过程,并把这个过程延伸到整个生物圈。这样,我们就能培养与第三次工业革命相配套的判断力和意识。

  (中信出版社授权《经济参考报》独家选登)

  结语:第三次工业革命是一项全社会实践。换言之,这一进程需要社会各界的积极参与:政府、工商界、公民社会组织都要参与。城市、地区、国家基础设施的革命性变革,最终会影响到所有人,人们的生活、工作和娱乐的方式都将改变。在考虑这一计划的各个环节时,方方面面的利益都要顾及。只有这样,才能获得全社会的支持。倘若在目标上没有广泛共识的话,任何行政区域都很难获得足够的社会资本,动员公民参与如此宏伟的经济结构变革。

  ■专家热评

  “里夫金把21世纪两种不同的技术———互联网和可再生能源———联结在一起,为我们的未来描绘了一个新的、充满活力的经济前景。当期望现在的经济获新生、创造大量就业机会和为子孙后代创造可持续发展的未来,第三次工业革命提 供 了 一 个 绝 对 必 要 的 路 线图。”

  ———《赫芬顿邮报》传媒集团总裁、主编阿里安娜·赫芬顿

  “这是一部杰出的作品,作者里夫金是我们这个时代最重要的思想家之一……他提出了一个富有远见的新经济发展模式,这一模式能确保自然资源和生态系统的可持续性。”

  ———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主席拉金德拉·帕乔里

  “绝对发人深省的新经济模式……希望决策者和商界领袖行动起来,抓住这次机会,通过可持续发展改革和可再生能源分散布局推动社会经济的发展。”

  ———飞利浦照明事业部首席执行官浦若迪

  “杰里米·里夫金将严谨的思维与活泼、引人入胜的语言结合在一起,孕育出了这部适时而又重要的作品。它关注如何使能源来源多样化,以创造一个人们能安居乐业、我们所居 住 的 星 球 也 能 承 受 的 世界。”

  ———世界可持续发展工商理事会主席比约恩·斯蒂格森

  “非常引人注目……许多专家关注怎样改变能源系统,却很少有人能像杰里米?里夫金这样提供一个全面的经济视角和社会发展蓝图。‘能源互联网’将把世界经济增长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同时,既能应对气候变化,又能增加能源的安全性……这实在是一本必读书。”

  ———全球智能电网联合会主席圭多·巴特尔斯

  “真是后低碳时代令人振奋的构想!杰里米·里夫金把绿色交通置于新的高科技的第三次工业革命框架内,重新界定了人类活动的概念。这很可能是人类交通的未来。”

  ———国际清洁运输委员会主席艾仑·劳埃德

  “为了全球经济能过渡到更可持续的未来,杰里米?里夫金的第三次工业革命提出了一个视角全面、现实可行、技术可靠、市场驱动的模式。他富有远见的‘分散式资本主义’模式在设计和建筑业的领袖们中间奏响了最强音。这些领袖们肩负着把第三次工业革命的理论与希望变成现实的重担。”

  ———建筑业圆桌会议主席马克·卡索

  “ 博 闻 强 识 而 又 妙 趣 横生……伴随着传统政治思想的摒弃和资本主义的重新定义,杰里米?里夫金看到了第三次工业革命模式颠覆传统经济理论的可能性。这种全球社会的未来非常令人鼓舞。这是一本严肃思考者不应该错过的书。”

  ———庞巴德运输集团乘客部总经理斯特凡·兰博德-麦桑

 凡标注来源为“经济参考报”或“经济参考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稿件,及电子杂志等数字媒体产品,版权均属新华社经济参考报社,未经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发表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