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民族医药走向成熟的独特发展之路
———记蒙永业和他的广西万寿堂药业
2013-10-11     □记者 张利民 南宁报道 来源:经济参考报

    一秒思考:

    民族的,才是世界的。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正逐步走向伟大的民族复兴。可是,什么才是真正的民族复兴呢?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文明的全面复苏,软硬实力的综合提升才可重塑中华民族的辉煌,才是真正的复兴。

    上下五千年的华夏文明史中,中医药源远流长、不曾间断,是强大的中华软实力的世界印证。发展一个既有鲜明的中华特色的民族产业,弘扬一个可以增强全球软实力的产业,在复兴路上就显得尤为重要。中医药可谓首当其冲,民族药更是独树一帜。

    如果说广西万寿堂药业是民族药产业化发展的践行者,蒙永业则是不折不扣的产业先锋。从模糊的产业化概念,到持续的发展理念,再到实业报国的产业担当,蒙永业在不断地超越自己。当超越成为一种习惯,踌躇满志也会是一种淡定。对于一个企业家和一个企业,梦想的力量是无穷无尽的。有了担当,成功也只是一个过程,因为蒙永业领衔的民族药还要承载更多的历史使命。

    刘一秒

    近年来,在国家大力推动民族药发展的政策下,民族药得到了迅猛的发展,许多方剂被开发成了中成药,并被推广应用于全国市场,带动当地民族区域经济发展,也使得各族人民都能享受到本民族传统医药研究的成果。由于民族药业发展起步较晚,药材物质基础研究薄弱,在制剂技术、临床研究、基础实验、临床推广等方面还相对落后,致使许多历经临床验证、疗效安全性俱佳、价格合理的产品难以符合内地医药市场营销的要求。许多好产品销售增长乏力,企业发展艰难,大大阻碍了民族药工业的成长。广西万寿堂药业致力于壮药的研发和推广,走出了一条民族医药发展壮大的独特之路。

    民族医药的发展困境

    民族医药是指中医药学以外的中国少数民族在历史上创造的医药成果的总称,民族医药学的价值,已经引起了国内外的广泛关注,我国中药资源主要由中药材,民间药和民族药三个部分组成,其中民族药是以少数民族使用的,以本民族传统医药理论及实践为指导的药物。中国有丰富的民族药资源,据统计中国12,807种中药物资源中,有85%属于民族医药。

    “目前的民族医药存在着药强医弱、特色不浓的问题。有些民族医与中医区别不大,这样发展下去势必缺乏竞争力。具体改变措施上要从医疗抓起,既要抓民族医院的建设,又要抓个体诊所的发展;既要抓民族医学文献的整理,又要抓临床诊疗技术的提高,培养民族医药领域的一代名医。有了确切的疗效作后盾,民族医药的发展才能长盛不衰”。广西万寿堂药业董事长蒙永业向记者介绍道。

    近年来,虽然有一些民族药新药相继问市,但总体而言,民族药产业仍然存在品种少、档次不高、技术开发和创新能力差等问题。据《全国民族医药生产企业前20名排序》统计,全国民族医药前20名生产企业的药品销售总额还抵不上国内一家大型医药集团。随着政府对企业扶持力度的加大,不少的维药、藏药和蒙药日益走向成熟化,但惟独壮药的科研开发力度相对较弱。许多壮药材的独特功效还无法普及,无法让更多人得到使用。

    “壮族是我们国家最大的少数民族之一,有悠久的历史,壮医药的历史也非常悠久,但是因为种种原因,长期以来没有得到很好的总结研究、提高和推广运用。壮药品种多、数量大,品种多达6623种,根据最近的调查,数量还会增加,开发前景非常大。”

    壮药源远流长,内容丰富,但由于历史原因过去只在古代草本、地方志和博物志中记载,没有形成专著。壮药是根据壮医理论诊治疾病使用的传统药物,包括植物药、动物药和矿物药等,具有独特的三性———民族性、地域性和传统性,是壮族人民在长期的生产生活中,以及与疾病斗争的实践过程中发展起来的,同时也是传统医药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药要有系统化的开发、实验和临床等才可以真正地用到病处,这是问题的关键,万寿堂的蒙永业就是一直秉承着这样的一个观念,投入全部精力致力于壮药开发生产的。

    蒙永业和他的万寿堂

    20世纪中后期,随着人们对健康理解的不断加深以及医疗模式的转变,崇尚自然的绿色医疗成为世界上许多民众的医疗理念。在这种情况下,我国的中医药、民族医药以其纯天然、毒副作用小的特点,逐渐为许多国家的民众所青睐。壮药也慢慢被人发掘认知,作为壮族人的蒙永业一心发展家乡药业,他希望更多人能了解壮药,用上壮药。他深深地知道壮药的疗效,同时也为弥补心中那份抹不去的遗憾。

    “我母亲是在生我弟弟后20天离开人间的,因为产后出血过多,这么一个很简单的病就离开人间了。”蒙永业回忆起那段痛苦的人生经历难掩悲伤。

    就是这份遗憾,一直在蒙永业的心中无法挥去,也正是这份遗憾让蒙永业毅然决然地扛起了壮药发展的大旗,肩负起了这份民族的荣耀。他希望通过他的努力,能带领万寿堂走出一个壮药标准化生产的新篇章。

    带着失去母亲的悲痛,蒙永业暗下决心,要为同样得了母亲这种疾病的人们寻找到解决之道。他访遍广西的大山城寨,寻找止血的草药和偏方,专门针对妇女产后出血这一课题进行大量调研,以求攻克这个不算难却足以致命的疾病。壮药属于发展中的民族药,尚未形成完整的体系,基本上处于民族药和民间药交融的状态。但是药品生产的标准化体系是非常严格的,远远不是土方子就可以胜任的,怎样找到这些方子,并让它符合质量体系标准成了蒙永业当时面临的一个大难题。

    “滇桂艾纳香”就是蒙永业苦苦寻找的止血良方,以这种药材为主原料的药品研发成功,活血止血,行气止痛,能有效缓解产后出血症状,可缩短出血持续时间,减轻小腹疼痛。这一剂药方,蒙永业苦苦寻找了十年之久。

    伴随着药品的研制成功,蒙永业和他的万寿堂成功地打响了“壮药第一家”的名号,在壮药的发展践行之中也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万寿堂从最初的几人小厂,到如今已经颇具规模,从开始的几味药,到今天数个知名药品,成绩斐然,路途艰辛。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这一路的艰辛,丝毫没有击退他发展壮药为己任的信念,也正是秉承着这样的信念,蒙永业成为开拓壮药领域的先行者。

    蒙永业和他的万寿堂经过十几年的不懈追求,终于在壮药研发领域取得了可喜的成绩。随着民族药业标准体系化的不断完善,他的壮药也紧随国药标准,并且已经形成自己独有的一套体系,既能保证壮药独特之功效,又能实现药品标准化的生产。

    肩负责任的未来路

    万寿堂的今天和壮药紧紧相连,壮药也必然会成为民族药中的佼佼者,就是这样的信念,牵动着万寿堂的每一个人,让每一人都把这份责任扛在肩上,因为他们每个人都相信壮药未来的发展,民族药将在世界舞台绽放的更加绚丽多彩。

    “从高度上来说,世界是民族组成的,是民族的、也是世界的。民族药的开发创新,在我们国家整个药材药物的开发中,应该是突破口。化学药物抗生素的滥用,有很大副作用,所以现在,要越来越多地把注意力放到民族药的开发。”蒙永业说道。

    民族药业有几千年的文化,是我国少数民族长期的医学总结,虽然民族药业暂时只是在个别地区初具规模,但是也正因为有着像蒙永业这样的践行者,使得民族药业的发展走向正轨,对于他这样对民族医药的极度热衷者而言,有一天,民族医药大量扩大其在“医保用药”的占地范围,那么其发展才能真正进入到“空前”的阶段。

    事实上,关于民族药的发展和困境,这些年业内人士已经进行了很多讨论,也做了很多工作,但在具体的操作层面上,问题依然存在。比如,没有现代化的实验室和基础平台建设,民族药几乎是不可能做出标准来的,但是民族医药作为中华民族的瑰宝,在新的发展形势下,在企业现代化进程中,必然要发挥其自身优势,与时俱进,走可持续发展的民族产品道路,为中华民族的健康事业做出更多的贡献。

    民族药具有鲜明的民族特色和地方特色,但是汉族地区对它了解不多,人为地增加了许多神秘色彩。其实,民族医药的长处,仍在于治疗常见病、多发病和地方病。民族药业需要更多的像蒙永业这样的人,像万寿堂这样的企业,把发展民族药当做毕生事业来践行、发扬,如此一来,民族药业走向壮大,走向世界,也就指日可待了。

  凡标注来源为“经济参考报”或“经济参考网”的所有文字、图片、音视频稿件,及电子杂志等数字媒体产品,版权均属经济参考报社,未经经济参考报社书面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刊载、播放。